黄山市重点新闻门户 安徽省首批文明网站 主办:黄山市广播电视台

黄山新闻网

史海钩沉

从罗布泊核基地走到钱学森身边(中)

来源: 时间:2017-12-20 15:08:36 黄山晨刊 作者:吴中秋

  1969年8月,我返回所里一队十组。组长李文峰,一位文才、口才十分出众的军工毕业生,对我们新同志关怀备至,我永怀不忘!

  因为是新同志,我和王思德,王国民组成了清查材料组,负责整理一室人员档案。

  这时,我们才遂渐接触、熟悉了一些老同志那不为人所知的往事!我们从档案里,就能看到他们闪闪发光的成长历程和无数次被表彰的记录!在我眼里,他们是新中国国防尖端战线最优秀的科学家,是中华民族最优秀了的儿女!是我一生学习的楷模!

  1970年,中央要召开全国科技大会,军队要表彰一批先进单位和个人。一队被评为基地先进集体,并报科委,申请科委级先进集体。

  先进单位要报材料,有人写了数稿,上级均不满意。任务落到我头上,我当然发怵。没写过呀。黑板报行,这大堂之文,我这刚来的小毛孩怎么行?无奈,军令如山倒,只有写!

  心中有这么多老同志的战斗历程,又有我们一队像林俊德,喻名德,李文峰,耿乃光,黄志芳,程纲,王国华等这些老同志的科研精英,怎么会写不出来!我就不信!

  我还真上心了,我打了一周的腹稿,翻阅了大量科研总结,一个晚上,近三万字总结出炉!题目是——《自力更生,走自己的路》!

  庆幸的是,稿子送到政治部主任郭增岭那里,郭说,别改,通过!送到科技处张士卿处长那里(张原是一室主任),他说,行!把他调科技处!

  写完了稿子,因项目调整,我被调整到院士林俊德的二组,和奚乃林,李悦山,周忠海这些老同志一起工作。从十组出来,一股留恋之情从心底发出!少壮而英俊的马振华,沉稳而善良的郭荣泉,精益求精的刘吉群,他们帮助我时的音容笑貌,一阵阵呈现在我的脑海中!我们三秋也分离了,十组原有杨秋,林秋影,和吴中秋,是同龄人。一室的集体是一个温馨的大家庭,也是一个弥漫正能量的大熔炉!现在我老了,但我经常向初高中的同学,我的友人,我的孩子们,讲述一室那一时期的生活,经历和感受,因为那是金钱和权力得不到的砺炼!其中还有后来的基地干部处长王国民。

  果然,我被调到了研究所科技处的组织计划科任参谋,参与核试验总体的规划,计划和现场组织指挥。在这个岗位,我才真正体验到信任所带來的巨大动力和责任感。

  一个徽州农村的野孩子,一个上海在小弄堂里颠巴颠巴过的小赤姥,竟然站在这么一个全世界注目的舞台上,为祖国效力,为众多科学家服务,献出生命也值得呀!

  我真这么要求自己。那时,科长王伯仁,副科长刘恕宣,指示我平时负责程开甲司令的工作协调,使我能像他家人一样出入他的家中。程司令的老伴老高,也还真把我当成她的孩子。老高有时外出,还打电话给我,要我替她关好鸡舍门。那种首长和部属,专家和助手的关糸,其乐融融,让现在的人们羡慕不已!

  有一次,我陪同开甲院士在京西宾馆开会。到会的大部分是大军区司令,政委。吃午饭了,我有事,请首长先去。当我办完事去餐厅时,只见开甲院士一个人坐在那里发呆,一桌的残菜剩饭和他作伴。坏了,我该死!他从来不自己夹菜打饭的,那脑子里满是数据和公式,一日三餐都是老高完成程序后送到他面前的。刚刚坐在一起的,是些统率千军万马的司令,政委,不是老高,他们上桌就开战,那管你开甲院士是吃还是不吃呀!从此以后,我只要陪开甲院士出来,头等大事,别忘了首长的能量补给程序。有些人觉得开甲院士学术严整,但脾气也有点大,这应该只是学术上的严肃和风格吧!因为我跟随他近四年,他从没有责备过我,更没有发过脾气的。

  1978年春节,我和当时计划科参谋相振江上北山打猎,晚上回来天已黑。忽然,基地干部处副处长给我打电话,说明天我去你那儿一下,你请个客!

  上那儿请客?整个基地没一个饭馆,也没有一个小吃店。唯一“外卖”,就是一个干瘦老头,提两个铁皮奶桶搭车去马兰取奶,第二天上午回红山,给新生婴儿送奶!现在,我想想,那老头才是申通,中通,顺丰的鼻祖呢!你马云同志得带上这些老总去上供啊……

  第二天,王处长还真来了!腋下夹了一个用报纸包着的厚厚的牛皮档案袋,正好中午时间,我们先回到宿舍,王处长把文件袋锁在我的保险柜里。我多数了几张饭票,上了红山最高的机关食堂。

  好兆头,那天中午有红烧带鱼和红烧肉,这是红山那个年代最贵、最好吃、最高等级的菜品,就连于敏,白远扬,乔登江,忻贤杰这样的大科学家,也舍不得买两份,都要这顿吃一点,留一半下来,下顿还得偷偷用电炉滋啦几分钟,热一下再美美享用一顿!我至今还清楚记得那两个贵宾御厨菜的价格,两毛五,色,香,味俱全,江苏厨师烧的。那种红山红烧肉的味道,再也吃不到了,要想吃,只有去找我老同学柳传志的公司——“联想”了!

  五月三日,假期刚结束,基地张蕴钰司令员的秘书张玉江给王伯仁科長打电话,要我四号下午两点去司令员宿舍。

  接到通知后,我怎么也猜不出这是怎么一回事。我只知道,老司令巳被任命为国防科委副主任兼司令部参谋长。可为什么让我去宿舍呢?我很守纪律,没出什么大差错呀,也没犯事呀!一个在我眼中的上甘岭战役的十五军参谋长、国防科委副主任,就是一座丰碑似的战神,接见我?!

  晚上,我把开水倒在军用茶杯里,熨了熨军装,用小镜子横照竖照着自己。本来一紧张就有点口吃的我,一直担心,明天我可怎么说?!

  熬到了天亮,又熬过了十二点,我穿上铮亮的军用皮鞋(其实路上全是土),终于步行三公里,算计着快两点了,走到司令员宿舍门前。警卫员很精明,估计我是那位吴参谋,让我进了客厅,我向正在抽烟的司令员敬了礼:报告!我是三部吴中秋参谋,……没等我说完,司令就问我:去北京去吗?

责任编辑:文潮

相关新闻

新闻排行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