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山市重点新闻门户 安徽省首批文明网站 主办:黄山市广播电视台

黄山新闻网

心灵驿站

冬夜,行走在滨江路上

来源: 时间:2017-12-20 15:01:51 黄山晨刊 作者:程维

  核心提示:眼前的滨江大道上,沥青路面宽阔平坦,两旁地砖人行道平整美观,高杆路灯次第亮起,道旁树一路陪伴。沿途横江公园里,一大片一大片的草坪上,大树小树疏密相间,高高低低错落成行。

  秋日的末梢:陡然冷几天,又暖和几天;抑或连下几天雨,而后又放几天晴,气温就在这其间跌落了。一如此循环往复几回:冬天,来了。

  比之春天的激情,夏天的奔放,秋天的沉稳,冬天是显得内敛多了。滨江路上,横江公园里,就是一面镜子。我是热衷于每天晚饭过后都要上滨江路去走一趟的,如此已经走了好几年了。不必说,天渐渐地冷了,滨江路上和横江公园里人也就慢慢地少了。

  前些日子,天还没有冷下来的时候,滨江路人行道上来来去去的,几乎仍然可以用“人流”来形容。马路边,私家车排着队停在那儿;横江公园娱乐场上灯火通明,亮如白昼,到处都是人——大人陪着孩子:开碰碰车,荡秋千,溜冰,打羽毛球,或者玩着别的什么,热闹极了。现在呢,人行道上来来去去的,已经稀稀拉拉了。娱乐场上也是见不到几枚人影。甚至于连那大概绝对不会轻易收场的广场舞,“献演”者也是越来越少,有几个点也不是天天都“开场”了。

  夜晚行走在滨江路上,迎面吹来的风,已然不再有拂面之温馨凉爽;脑袋是不由自主地要往衣领里缩了。天,的确是冷下来了。碰不到几个熟人,身边也没人聊天,于是就一路走一路看。

  这城南一带,如今的确是妆扮得亮丽壮观——早先,这里大片地方是田地和荒滩。由南街往南经过老护城河小桥向东拐向下汶溪大桥,有一条马路,走向大致与如今南街通向下汶溪大桥路段吻合;然而当年是砂石路,汽车一过灰尘扬起,半天不散。如今,这一页早已翻过去了。眼前的滨江大道上,沥青路面宽阔平坦,两旁地砖人行道平整美观,高杆路灯次第亮起,道旁树一路陪伴。沿途横江公园里,一大片一大片的草坪上,大树小树疏密相间,高高低低错落成行。河岸垂柳一道屏障,河间栈道曲曲弯弯。夹溪河对岸,夜色苍茫中上汶溪村庄房屋依稀可见,灯光稀稀落落,倒映在水里点点闪闪。

  只是天冷了,草坪已经枯黄,落叶已经扫光。前些日子,每到夜间,上汶溪一带路边都会停着不少轿车或电动车;河边则一路都有点点“渔火”。这冬夜的滨江路上,愈是亮如白昼,也就愈加显得空旷、清寒。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冬天的眼前和曾经,似乎早已两样。这些年来,暖冬比较多。大雪封门、冰凌挂柱不是没有,但比之早先是少见多了!在这城边之地,并未刷掉多少绿色,少有衰草连天和水瘦山寒的印象。然而冬天就是冬天,冷空气要来就来,由不得你,也由不得我。尽管气温跌落,冻风时作,寒气袭人,但我并没有躲藏于室内取暖,而是坚持吃过晚饭上滨江路去走一趟来驱驱寒。

  这冬夜的空旷与寂寞,着实让我感觉到了几丝寒意,同时也感受到了几分冷静。一年四季,春夏秋冬来复去。一年之计在于春,一年之事成于冬。春是始,冬是尾;其后又是春。唐朝诗人吕温有云:“严冬不萧杀,何以见阳春?”正是的:冬,看似凄神寒骨,冷酷无情;而实则蕴含着热心,酝酿着激情——没有枯寒萧索的冬天,哪有繁花似锦的春天!

  冬走滨江路,我的确怀有喜爱之心。愈走愈爱走,愈走愈畅快;愈走愈能激活自己的思维,愈走愈能丰富自己的内心世界,愈走愈能提升自己的精气神。

责任编辑:文潮

相关新闻

新闻排行榜